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大连配电柜 >
立会通过修例放宽引入海外医生
发布日期:2021-10-23 21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原标题:立会通过修例放宽引入海外医生,愿江迅猝逝的悲怆不再上演!

香港立法会昨日以39票赞成、1票反对,通过《2021年医生注册(修订)条例草案》,放宽引入合资格海外培训医生免试来港执业门槛。多年来宁可疲于应对亦又不允外来医生踏足,铁板一块的香港公立医院体系,终于有望被打破!

香港资深传媒人江迅日前突然离世引发关注。新闻报道说,他因全身剧烈疼痛、发烧,进了仁济医院躺在病床上哀号多时,才有主治医生到他病床前。香港知名专栏作家屈颖妍写悼文记录江迅的猝逝,大声疾呼“那一幕悲怆令人愤怒!”悼文更道出香港公立医疗存在很大问题,发人深思。

愿每位普通病人都能得到及时的治疗,是时候打破香港公立医院利益保护主义的怪圈了!

立法会昨日(21日)以39票赞成、1票反对,通过《2021年医生注册(修订)条例草案》,放宽引入合资格海外培训医生免试来港执业门坎。

修例后,在指定院校毕业的海外培训医生,于公营医疗机构工作5年,并符合特定条件后,可免试来港执业;在海外读医的港人亦可申请回港实习及考试;非港人的专科医生亦可循特别注册途径申请来港。

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表示,本港医生人手严重短缺,人均医生比例是每1000名港人只有2名医生,远远落后于其他地区,预料人手问题未来会进一恶化,但本地培训医生需时,因此有需要放眼香港以外的地方,吸引非本地培训医生来港在公营医疗机构执业,扩大本港的医生库。

陈肇始指出,政府非常关心医生质素,她不认同修例会损害专业自主,并非要取代现时的医生执业试制度,亦没有伤害医委会的法定地位,而是开辟新途径让合资格的非本地医生来港执业。陈肇始说,合资格海外培训医生免试来港执业,需要符合多项条件,受多重监管,比本地医生的执业要求更严格,不同意免试等同降低医生质素。她指出,海外培训医生在正式注册前,要接受4间公营医疗机构的在职评核,为增加客观性,当局会与相关机构商讨,在评核机制中加入医疗知识应用、临床诊断、诚信及团体合作等要求。

陈肇始表示,当局只会在符合公众利益之下,向特别注册委员会作出指示,例如委员会未能在合理时间内制定指定院校名单,法例可赋权局长要求委员会尽快完成工作,强调不存在政府可随意干预"特别注册委员会"工作的情况,亦不会要求委员会承认或不承认个别院校资格,尽管日后会有更多非本地培训医生来港,但本地的医科毕业生仍然是香港医疗机构的骨干。

葛佩帆质疑医学界是"医生霸权"

法案委员会主席葛佩帆指,本港医生人手不足的问题存在已久,医学界过去多年一直拒绝输入海外医生,闭关自封,质疑业界是"医生霸权"。条例草案修订的目的是开辟途径给予非本地培训医生来港执业,委员会大部分成员支持有关建议。

还有多名议员指,单靠输入海外医生不能完全解决本港医生短缺问题,应同时解决医管局管理、病床数目不足等问题。

【港事讲场】

江迅之死,本不该这样

香港资深传媒人江迅日前突然离世。新闻报道说,他因全身剧烈疼痛、发烧,进了仁济医院躺在病床上哀号多时,才有主治医生到他病床前。仁济医院所发的官腔声明,更令人心寒彻骨!我不是医生,只是个普通的新闻记者,但常识告诉我,当一个人全身疼痛抽搐必然会血管收缩,江迅老师之前有心脏方面的基础病,官方报告所说的一大堆化验单是死的,但是一个活人躯体的疼痛是真实的,希波克拉底(Hippocrates)不是说对病人应该"多多帮助,多多安慰,适当治疗"吗?如果医院当时有适切的护理和治疗,会是这样的结果吗?原不该这样啊!

如果一个人的家人几天前还神采飞扬精神奕奕,突然进了医院几天不到就去世了,而医生的答复是我们按正常程序运作,等死因庭报告吧。这样的答复谁会接受?

医疗服务素质须改进

公立医院主治医生是怎么看病人的,我有深刻体会。两个月前,我因为腹部剧烈疼痛进了律敦治医院。半夜四点多入院打了止痛针吊了盐水,但我是在下午五点左右才见到主治医生的。而主治医生所谓的巡房,在每张病床停留的时间应该不会超过10秒钟,我好不容易见到医生,马上张口问问题,而主治医生已经在隔壁病床了,我看不可能再有机会见到医生,只得硬着头皮继续提问,但是医生根本就不搭理你,继续从一张病床走到另一张病床。

我也曾在马来西亚看过一次病,三年前游槟城,突然耳朵内神经抽搐疼痛不已,迫于无奈进了Gleneagles医院,我还记得那是一位当地华人第三代胡姓医生,整个过程半小时,他详细问诊,不但在耳朵触诊,而且在身体其他部位也反复触诊询问。最后他断症,我是耳内的神经发炎。我真想不到西医还有这么看的,因为只感觉中医才会望闻问切与病人沟通,那次在马来西亚看的西医让我感觉那才是看病。

我们直觉医生都应该比社会普罗大众更有素质。在大学时,他们受更多的专业训练,起码读的年数都比其他专业长,因为他们做的是救人命的事。

西医在学校实习,当医生时不是都必须读一段西医之父《希波克拉底誓言》吗?大意是:作为一名医疗工作者,我正式宣誓:把我的一生奉献给人类;我将首先考虑病人的健康和幸福;我将尊重病人的自主权和尊严;我要保持对人类生命的最大尊重;我不会考虑病人的年龄、疾病或残疾、种族、性别、国籍、性取向、社会地位或任何其他因素;我将用良知和尊严、按良好的医疗规范来践行我的职业……(世界医学协会2017年10月在芝加哥大会上最新修改版)

引入海外医生应提速

香港有多少医生还按自己当初的誓言行医?都说香港的医生太辛苦,因为工作量太大,天天看着山量海量的病人,根本忙不过来,我们应该正视这个问题,香港是国际大都会,香港人更应该有国际视野,我们可以招引人才,向全世界招聘西医专才。大可引入马来西亚、新加坡或其他欧美国家有水平的西医。我认识一位法国医生,她对治疗热带气候疾病有独特专长,她移居香港后希望可以行医,可也是执业无门。理由很简单,香港的医生就是怕有更好的医生来和他们竞争罢了。到了今天,看着江迅老师的过世,我们是时候open minded。

我向港府献计,既然香港大学可以在深圳设立医院,香港可否也开明地引入北大、清华或复旦大学的医学院?用更完好的医学体系,从根本上教育一些有医生情操、有医德的合格西医?否则我们这些普罗百姓真的只能是自求多福吗?

香港知名专栏作家屈颖妍为江迅老师写的悼文,更是道出香港公立医疗存在很大问题,发人深思。

屈颖妍记录江迅的猝逝 那一幕悲怆令人愤怒!

台风日,忽然接到比雷殛更触动的消息,我敬重的传媒前辈、《亚洲周刊》副总编辑江迅老师猝然离世了。

赶到医院看到的只是再没反应的躯体,旁边的护士跟家人说:"什么原因,死因庭上法官会有定案,那是法庭的事,我们不能代法庭说话……"

江太太的手脚身躯一直在抖,是悲怆,也是愤怒。

"我要见院长!"家人说。

"院长不是随便让你见的,他不在这里,况且今天刮台风……"

四天前江老师因发烧及抽搐进了仁济医院急症室,住了一夜,翌日医生说无大碍,可以出院。回到家,晚上再发作,严重抽搐加全身疼痛,家人召白车再送院,之后两天,病人一直在病床惨叫。

新冠疫情下,公营医院不能探病,家人只能跟江老师用手机联络,他告诉太太,痛了叫了十几廿个小时,一直没人理他,渐渐已不能打字回讯息,只能录音,太太收到的录音,尽是痛不欲生的惨叫。

家人心急如焚,跑到病房外守候,却求助无援,见不到医生,护士也满脸厌烦。后来病人病情急转直下,被送到深切治疗部没几个钟,就离世了。

这种故事,已不是第一次听闻,几年前未有新冠疫情,我爸爸跌倒进医院,住院的几星期,我们家人连医生半个影都没见过。

一直说公营医院医生不够,但不够到什么地步?进一回医院就能体会。爸爸告诉我,他们病房都是断手断脚的骨科病人,可能病情起伏机会不大,于是他们一星期才见到医生一、两次,都是来去匆匆,想问个问题都没机会。

江迅老师入院12小时后主诊医生才出现,剧痛超过24小时后离世,院方完全没半句交代,医生更无现身,病人进医院彷佛进了黑洞。总觉得,公营医院的医生都是躲着病人家属的。我明白,这世界确实有不少不可理喻的人,但医生可知道,你们现身一下,一句讲解、一声安慰,其实是给病人家属最好的药。

江迅是重量级传媒前辈,每星期的《亚洲周刊》,一半稿子是他扛下的。74岁的老人家,天天背个计算机满街跑,采访完找间咖啡店坐下就笔耕。

在哗众取宠的世代,他的笔半点不受影响,继续铺陈前因后果说故事。他侠义,谁要帮忙,定必两胁插刀。他很细心栽培新人,经他调教出来的记者,总能独当一面,却又谦逊有礼。因为他掏心待人,故朋友遍天下,包括媒体人、医生、律师、警察、教师、校长、政客、公关、商人、文人……

有几个字,我好久没用过,就是"鞠躬尽瘁",在江迅老师身上,我看到这词语的真实演绎。

江老师常跟我开玩笑说:"你写这么多文章,怎么不写写我?"谁想到,一写,就是悼词。江老师,一路好走。(作者:屈颖妍)

来源:香港商报

大连海诺克自动化技术有限公司专门从事大连配电柜,大连控制柜,点断机的生产销售工作。客户满意是我们永远追求的目标。咨询电话0411,86263338